万博bet体育

夜的窗外,会发生很多事情

时间: 2017-04-18    阅读: 639 次    来源:
作者:

铲形币是哪个国家的,飞亚达制衣厂,兹丹卡 波德卡波娃

 这些年,夜很漫长。在心里描摹了千百遍夜的样子,依然难以准确地说出夜的模样。它每天晚上矗立在我的面前,如横亘的山川,遥望得见却始终不得亲近。它不再具象化,变成了一团模糊,我往往用尽全力,只能看得清它的轮廓。夜,有时是花枝招展的,有时是千娇百媚的。但不知什么时候起,它只是成为静蹲一隅的木偶,抱着臂,不言、不语,低着头沉默地与我对峙。

有光的时候,夜的线条从窗外撒进来,分割了挂满假藤叶的吊椅。吊椅上的藤条有些已经在太阳天长日久的照射下断裂了,在夜的光里,像是呲牙咧嘴的某种野兽,眉眼突兀,面相恐怖。但我还是会毫不犹豫的坐上去,将想要呐喊和呼之欲出的黑夜之兽控制在我的脊背后面。它便踏实了,变得温柔包容,妥帖地安放了我的背。吊椅的前面是满满一窗台花盆。有的是绿叶下垂的,枝枝蔓蔓,丰姿绰约;有的绿叶像细碎的光点,在夜的装扮下,愈发玲珑剔透,情状绮丽;有的叶子是直立朝上的,剑一般,指着穹顶,光影绰绰里,犹如戳上了心里某个尖细狭促的所在。吊椅距离阳台墙的距离很短,不足以让吊椅大幅的摆动。也罢,摇晃只须轻微,过于高低闪晃,只适合在太阳下,在空旷的地方,在缀着笑声的蓝天下,有一只手晃动着承载身体重量的秋千,让秋千上的人可以在短时间内御风而行。
关于秋千的梦,只适合在无拘无束的年轻时代去做。有了家的依附之后中,吊椅能带来的休闲一刻,已算奢侈。虽然在这夜里,它只能忸怩的前后摇摆,但发出的轻轻的 “咯吱”声,摩擦着椅子与吊架相扣的铁环,划破了夜的宁静。
 
 
 
夜的使者,是风。夏夜里,是夜风最温柔相待的时刻。它从纱窗里挤进来,再聚拢了被划得支离破碎的身躯来围绕我的宁静。它先抚上脸,扫过耳垂,漫过发丝,摸上肩膀,又把我的脚也攥在了手里。总是会将身上沁出的汗水荡涤殆尽,直到我的周身凉意遍起。四周总是会有一星半盏晚睡的灯,在远处的高楼上,寂寞的眨着眼睛。和他们不同,在夜里与自己沉默相对的我,醒着,但却决不开灯。我不惧怕黑暗,如果夜不是黑的,就失去了夜的意味深长。更何况,夜也不是完全黑的。它总有光,总有可以让你分辨出物件轮廓的光线,提示着你,不要在摸索里磕磕碰碰。
夜的窗外,会发生很多事情。在夜的遮掩下,温馨或者离奇,罪恶或者找寻,都在天明之前轮番上演。但我的夜没有那些嘈杂。我关上门,夜就在整个屋子里了。不开灯,不看电视,不把玩有光亮的东西。夜雕刻了我的沉寂,成全了我的瞑想,安静了我身边所有的循环往复。过往会排成队以虚幻飘渺的形态来探望我。我隔着夜望着过去,曾经脸庞泛着青春的红润的自己,在一幕幕剧里努力地表演着自己。过去种种,都成了无声的哑剧。我成了观者,看得见过去的戏台上自己演技的缺憾,却无法拿起岁月的笔去圈点,却不能将记忆的胶片一再删减,重新来过。故事都有结局,若没有夜的背景,所有故事的结局怎么会清晰的凸显。
原谅我始终醒在夜里,束紧了本该见到黑暗就放松并安然休憩的神经,任由夜变成一只轻巧的手,拔去我满头绵密的发丝。当光亮的地板上,映照出我缠绕着并铺落一地的发丝,我依然没有怪罪夜的残忍。慢慢地,眉梢也被它描上郁结的暗淡,眼角亦被它刻画出道道细纹。我的脸,出现了夜化作时光笔点上的斑点,并将斑点的背景一并由红润涂作枯黄。我在夜的叹息里,变了模样。我的眼神,渐渐变成了夜的颜色,光彩和神韵都被淡化了,浅浅黯然,刻在了眸子里。
 
 
 
但我还是会在夜半阑珊时,毫无来由地醒来。醒着,闭着眼,听任脑海里“哒哒”的马蹄声遍布,让白天的发生化作我夜的海潮,纷至沓来,搅醒每一根尚在迷瞪的神经。醒着的夜,距离昨夜的华灯初上恍若隔世,距离当天的黎明初升还须下一世般漫长。我听得见海涛声,却时常感到像被困在网里的鱼虾,被抛在甲板上,苟延残喘,每一次都像用尽所有生命的气力来迎接天的光亮;我摸得见滚烫的沙石,却似被烈日炙烤般浑身都是疼痛的汗,我孕育着生命般不能承受分娩之痛的无力感遍袭全身;我感受得到耳畔的呼吸,却像被抛入万丈深渊一样挥舞着双手也牵扯不住悬崖上的枝条,我在坠落,每次都是在落地的那一刻心脏窒息般狂跳。我在夜的床上,换个姿势亲近睡眠,由舒展改为蜷缩,或者由扭曲变为仰卧。颈椎或者腰椎的疼痛在这种时候肯定会不失时机地找上门来,它们一直侵袭着我的夜,我的夜站在我的身后,高举双手,以白旗示意投降。
被疼痛和孤独侵袭的夜,它在我门后的角落,在我沙发的拐角,在我卫生间的梳妆台,在我翻来覆去、却铺陈得很是舒适的床上。卧室窗帘的颜色,是我最熟悉的。它有时是纯黑的雕塑,有时是透光的深灰,有时是金色的柔软,有时是浅浅的静柔。夜赋予它的颜色,阳光又从它爬上我的窗台那一刻起开始涂改。夜的游离,在光亮的侵扰下,渐渐消融。窗帘被拉开那一刹,包裹在我身上的暗夜的细胞,嘶叫着,从我头顶飞散了。新的一天,从告别昨夜开始。
 
0 我要投稿
散文投稿 - 诗歌投稿(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)[ 投稿指南 ]
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,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!
查看所有评论
猜你喜欢

深度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