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博bet体育

泛舟鸢都湖

时间: 2017-04-16    阅读: 46 次    来源:
作者:

于加明,刘子炫,偷情女教师

夏日清晨的鸢都湖,绿树掩映,波纹缕缕,雾气迷茫,开阔而涤荡,静谧而安详,仿佛刚刚睡醒的羞涩少女眨动的眼帘,忽闪间透出万般灵秀和柔情,此情此景的清爽宜人,最令人生出泛舟镜湖的欲望。

    东方欲晓,太阳还没有完全升起,我已沿着岸边狭长的林荫小道扑入鸢都湖的怀抱,径直奔着游船码头而去。远望鸢都湖面,宛如一面绿色明镜,晨曦倒映湖中,影影绰绰,镶嵌朵朵云霞游弋;近观眼前,岸边怪石嶙峋,鸟语花香,路面卵石七彩,湖水随风潺潺,水上白鹭翱翔,弯曲的优美湖线恰似景泰蓝花瓶一样婀娜流彩、赏心悦目。“洞庭西望楚江分,水尽南天不见云。日落长沙秋色远,不知何处吊湘君。”诗仙李白的《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书贾舍人至游洞庭》描绘了洞庭湖的秀丽风采,穿越时空,仿佛李白陪游的日落景色恰似此时眼前鸢都湖夏日晨色的温柔。
    湖东面的码头边,依次泊着形态各异的游船,早有几位游客在悠闲地划行,微风掠过的湖面上涟漪由近到远徐徐散去,似激情的乐章飘荡;伸入湖中的码头边鱼翔浅底,穿梭嬉戏,翠绿的湖面向晨色中的游人尽情铺展开来,仿佛开卷的轴画,令人顿时心旷神怡。
我租了一条划桨的游船,意欲体验亲手划桨的乐趣。启桨间,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笑着欲搭我游船,懵然间我只能欣然接受,只是玩笑着说,“我的划船技术嫩涩,恐怕不甚平稳……”老者一边微笑着点头,一边轻捋胡须坐在了我的对面。也许是我划船的动作有些僵硬,老者一会儿眯起眼睛微笑,一会儿又在端详我的面目,若有所思,看地我真有点不好意思。不长时间,我就感觉到肩膀和胳膊都有些酸楚,但我还是极其认真地划着,生怕划偏了一叶扁舟,毕竟船上载了一位仙风道骨的老长者。老者看到了我汗涔涔的眉间,便转过身来,与我并坐一起,顺手接过一根船桨。我们二人在鸢都湖的晨色里交相划着船桨,随意谈着一些话题,没有方向,也没有目的,小船在湖面自由漂荡。置身湖中,举目远望,可以看见岸边忙碌奔波的熙攘人流,低头湖中,可以看清湖底葳蕤的水草和偶尔跳跃的鱼虾。“无意邂逅长者又共同泛舟鸢都湖?”,眼前的一切真的恍若梦境,仿佛这不是晨练的泛舟,而是一次神话中的仙境云游。
船至湖心,湖水由绿变蓝,老者吟起了唐代诗人雍陶《题君山》的名句:“烟波不动影沉沉,碧色全无翠色深。”我附和着点头称赞。也许是晨练的人们唤醒了自然,抑或泛舟的老少搅碎了鸟儿的晨梦,湖面上的白鹭忽然多了起来,纷纷从岸边飞过湖面,偶尔也有“喳喳”的野鸭穿行,动静相宜,波光粼粼的湖面立时演奏出一曲晨色中悠扬美妙的旋律。
    老者说他是外地人,现在专职写作,每年都会来到日新月异的潍坊转转,每次来都有新感觉,到鸢都湖还是第一次。原来他知道昌潍大平原,后来知道潍坊是世界风筝都,一条白浪河穿城入海,近几年才听说潍坊也是滨海城市,还成了中国画都,并且还有鸢都湖,所以这次他要一探究竟;老者精神矍铄,对文学对书画造诣颇深,对禅佛道法,信手拈来,谈笑风生。他说,一个人只有走入凡间亲身感受和体验人间烟火,才能开阔心境找到多彩的灵感,为文做事、做人为官都一样。
游船从湖心渐渐靠近西岸边。晨色中,垂柳下,一个个坐着马扎神态悠闲的垂钓者成为湖西边一大景色。就在我和老者谈笑间,船离岸边越来越近,此时,传来岸上兴奋的喊声,“钓到了,钓到大鱼了!”循声望去,只见一对父子模样的垂钓者正与一条上钩的大鱼斗智斗勇。老父手握鱼竿、眉头紧蹙、口中念念有词,他弯着腰焦急地前后左右摆动着拽弯的鱼竿,“遛着”上钩的大鱼,耗其体力,生怕脱钩;儿子瞪着眼、手执长杆渔网等候将跑累的大鱼收入网中……触景生情,我吟出了唐代胡令能的《小儿垂钓》:“蓬头稚子学垂纶,侧坐莓苔草映身。路人借问遥招手,怕得鱼惊不应人。”老者静静地听着,默默颔首,略有所思。
    不知不觉,太阳升过了头顶,我们的小船已划回码头。老者依依不舍与我互留了联系方式,他答应写一篇游记为我们的邂逅同游留念;我也琢磨着如何记下这次夏日晨色中难忘的鸢都湖泛舟之旅……
0 我要投稿
散文投稿 - 诗歌投稿(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)[ 投稿指南 ]
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,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!
查看所有评论
猜你喜欢

深度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