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博bet体育

时间病

时间: 2018-07-02    阅读: 242 次    来源:
作者: 商显杰

龙狼仙侠传,料理机和榨汁机的区别,胡苏平

 自童年与少年的幻梦一般的生活结束以来,我再也没有感受到所谓的“快乐”与“欢欣”了。虽然每曾与人交谈,脸上也有笑容,但那毕竟不是真正的“快乐”:我的心在这些笑容背后依旧是沉重而又痛苦的。


于是我慢慢染上了一种奇怪的“时间病”。越是挣扎越是紧迫,越是遗忘越是清晰地记得。


这许久的痛苦一直煎熬着我,我竟然渐渐地习惯了。


即便如此,我也没有“沉沦”(或许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沉沦)。我觉得人在走过的每一条路每一个地方时总要留一些痕迹,不论是好的是坏的,是快乐的还是悲哀的,总要有点痕迹。而我目前所能够做的,就是将我的心迹记下来,不至于我一直庸碌地活着,也不至于到青春终于结束的时候还找不到一处已经忘却的记忆。


凡我没有踏过的地方,都充满了热闹与繁华。可是我自己也不愿意去参与,总觉得有一堵墙在我面前伫立着,无法跨越,也自然难与墙背面的热闹相接触。我原来不是这样的,这是我后来把自己关在小黑屋里太长久的缘故。然而毕竟是长大了,尽管心智也没有太成熟,对现实总还能有比较清晰地认识,所以逼着自己靠近所谓“世俗”,进入“世俗”的圈子,成为“新长征”路上的青年了。


我何尝不知道这不是我打心底愿意做的事情,然而不做又不行。我的这种矛盾与症结大概在青春开始之前就种下了。于是我一面在白天努力着专攻学业为考取研究生做准备,又一面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为我的“理想”而思考。


此刻我就在昏暗的灯光下思考着,消逝了悲哀,消逝了笑容,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安静。即便心底藏着的祸事仍旧没有释怀(我觉得我这一辈子都难以释怀)。然而又能怎么样呢,“谁不是一边想要死去,又一边痛苦地活着呢?”。


我只能背负着这一沉重的心灵的巨债,去面对我一无所有的人生。想到这里,我反而感到很痛快,毕竟人的生命就这么一次,只要我还在这一潭死水的生活中挣扎着,在这一望无际的茫茫人海中走着,就还有希望。然而尽管累得很,也总不能停下,路还长着,夜还长着,理想还远着……


0 我要投稿
散文投稿 - 诗歌投稿(微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)[ 投稿指南 ]
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,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!
查看所有评论
猜你喜欢

深度阅读